• 力荐
  • 推荐
  • 还行
  • 较差
  • 很差
五鼠闹东京

五鼠闹东京

状态:共44集全

主演:陈晓严屹宽郑爽张芷溪焦恩俊陈晓严屹宽

类型:剧情 古装

导演:吴家骀

上映:2016-02-17

地区:大陆

语言:国语对白 中文字幕

评论:当前有0条评论,

更新:2016-10-28 07:49:46

简介:第1集@@展昭带兵灭掉黑虎寨御前献艺获封@@ 包青天奉旨查官银被劫案,查到了黑虎寨,却在路上被黑虎寨大当家申彪带匪徒拦截,为阻止他继续查下去,申彪下令取包…

给影片评分:
  • 很差
  • 较差
  • 还行
  • 推荐
  • 力荐
还行

手机扫一扫轻松观看

五鼠闹东京

温馨提示:如果遇到不能播放,请换个播放源观看。或者加QQ群:1642354反馈极品影视交流群

[FLASH]:需要安装FLASH插件,点击下载最新的Adobe Flash Player, 在线观看无须安装播放器。
列表排序:降序
更多>>五鼠闹东京花絮
更多>>最新资讯

五鼠闹东京剧情简介

第1集@@展昭带兵灭掉黑虎寨御前献艺获封@@

包青天奉旨查官银被劫案,查到了黑虎寨,却在路上被黑虎寨大当家申彪带匪徒拦截,为阻止他继续查下去,申彪下令取包青天人头。对方人多势众,师爷看抵挡不住想要带包青天走为上。然而申彪紧追不舍,在火烧眉毛之际展昭从天而降,救包青天于水火之中,并与申彪较量起来,申彪根本不是展昭的对手,最后无计可施使出下三滥手段,朝展昭脸上扔了石灰粉仓皇而逃。

展昭与包青天讨论如何逮捕申彪这个朝廷重犯,包青天认为黑虎寨易守难攻,然而展昭认为黑虎寨地势虽然呈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但同时三面悬崖也是他们的劣势所在。

凌晨时分,展昭带着王朝马汉等人从峭壁上摸进黑虎寨,在黑虎寨的匪徒还在睡觉的时候就将他们拿下了,当申彪开门的时候看到的是官兵,只得束手就擒。

包青天回宫述职,皇上问起他新收的义士,想要见识一下展昭的武艺,展昭虽然不想去却也不想让包青天独自面对。

而在后宫,庞太师和他的女儿庞妃商量着如何削弱开封府包青天的势力,两人商量着让皇上封给展昭一个官职将他发配在外。

第二天朝堂之上,展昭向皇上展示了自己的绝技,剑术,剑气凝于剑身可以让泼过来的墨水滴水不漏;百步穿杨和纵跃登高:像一只猫一样飞檐走壁并且可以同时百步穿杨。虽然庞太师和庞妃一直在皇上耳边挑唆展昭大不敬,但是展昭的武艺依然让让皇上大为惊奇,皇上封展昭为御猫,任御前四品带刀侍卫,展昭拒绝,愿回开封府保护包大人,皇上龙颜不悦甩袖回宫。正当庞太师和庞妃得意于此的时候,皇上却下旨依然任展昭为御前四品带刀侍卫并且让他去开封府任职,展昭和包青天很意外。

||第2集@@锦毛鼠去丁府求亲未果中庞太师之计气愤去找展昭@@

包青天看展昭似有心事,以为他是因为御猫的封号而不悦,还劝他委屈一下,毕竟是皇上封的,然而展昭担心的是御猫的封号会引起五鼠的误会,原来在江南陷空岛住着结义的五鼠,分别是钻天鼠卢方,彻地鼠韩彰,穿山鼠徐庆,翻江鼠蒋平和锦毛鼠白玉堂,五鼠身怀绝技,行侠仗义,除暴安良。

于是展昭想请丁氏双侠从中调节,因为这丁氏双侠的妹妹丁月华是他的未婚妻。

庞吉得知此事以后,命自己的女婿去江南散步谣言,说皇上封展昭为御猫就是为了剿灭江南五鼠。

锦毛鼠白玉堂带着聘礼来茉莉村向丁氏双侠的妹妹丁月华求亲,然而丁小姐的标准就是比武,打败她的人才有机会,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出现能打过丁小姐的人。

锦毛鼠和他的朋友来酒楼吃饭,碰见两个乞丐偷吃他侍从的菜被追打,于是白玉堂将这桌菜给两个乞丐并吩咐店小二给他的侍从重新做一桌。殊不知这几个乞丐是丁月华雇来的。

来到丁府以后,白玉堂说明来意,打开聘礼发现是五只老鼠的尸体,他立刻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一定是有人在他离开包厢时动了手脚,肯定与两个乞丐有关。丁二侠告知白玉堂五天前他们的小妹已经许了人家,就是人称南侠的展昭,白玉堂不甘心一定要与丁小姐比试一番,但是丁小姐并不在府中,于是丁府二爷丁兆蕙戴上斗笠遮住脸假扮成丁小姐与白玉堂比试却败在了白玉堂手下。

白玉堂带侍从回去的时候碰见了那两个乞丐,丁府小姐丁月华也扮成了乞丐,在白玉堂去追丁月华的时候,一帮乞丐将他们的随身之物抢走了,这让白玉堂气愤又无奈。

回到陷空岛以后,白玉堂听说了展昭被封为御猫是为了剿灭他们五鼠一气之下去找展昭,蒋平和徐庆韩彰三人商量去帮老五。

丁二侠得到了消息以后马上传书给展昭,展昭闻讯赶去江南,互不相识的两人在路上救了跳河自杀的老伯,在两人的追问下才知道原来这老伯是被庞太师的侄子郑欣陷害家破人亡没有活路才跳江自杀。两人决定帮他伸冤。

||第3集@@展昭白玉堂联手除恶霸救老伯@@

原来老伯是茶庄的掌柜,曾为装修店铺借了李四五十两银子,李四将他的欠款转给了郑欣,郑欣到期时说老伯欠他二百两银子并借机夺走了老伯的店铺,老伯的老婆着急生气一病不起最后去了,老伯觉得生无可恋想到了自杀。白玉堂见此说明日他会给老伯二百五十两银子让他去赎他的茶楼,老伯不信,展昭见白玉堂耿直表示愿意做个证人。

展昭和白玉堂不约而同的前后来到老伯原来的茶馆,顾意找茬为难店小二,店小二看两人来者不善就禀报了郑欣,郑欣气势汹汹来找他们算账被白玉堂出手教训了一顿,展昭乐得在一旁看热闹。

晚上白玉堂来到郑府打探情况却被一个戴着面具的人先下手抢走了郑欣的二百五十两银子,白玉堂下手晚了被人占了先机只得泱泱的回了客栈,不料那银子正躺在自己的床上,白玉堂立刻明白了是白天的壮士帮的忙。

第二天两人如约来到了湖边,把钱如数交给了老伯,老伯对两位义士感激不尽。白玉堂和展昭两人一见如故,相约去酒楼喝酒。展昭得知对方就是锦毛鼠白玉堂担心自己身份暴露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于是谎称自己叫赵雄。他打探了白玉堂对展昭获封“御猫”的看法,白玉堂毫不避讳的说自己就是要进京找展昭挑战的。展昭无奈只得提醒他要先将事情的缘由搞清楚。

两人正在酒楼喝酒听到楼下喧哗,原来老伯去还钱被郑欣认出这是自家丢的银子将老伯当做强盗抓了起来,两人决定再帮老伯一次。

当天晚上展昭戴上鬼魂面具去郑府先是将郑欣吓晕,然后用一根极细的针插到他的心脏,没有人会知道他是怎么死的。而后白玉堂扮成催命判官将县官夫妇带到小树林,展昭假扮阎王府的鬼魂恐吓县官,说他本来有七十五岁的阳寿,但是现在收受贿赂,欺压百姓罪行累累,决定收回他的阳寿,吓的县官赶紧求饶并保证再也不会了。两人见目的达到了便趁机离开了。

||第4集@@蒋平设计对付展昭做媒为徐庆说亲@@

韩彰徐庆和蒋平三人从陷空岛出来去找白玉堂一起对付展昭,在路上的一个酒家里边喝酒边商量着如何行事,蒋平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他们先不去东京找老五,因为他听说在陈州赈灾的庞昱打着赈灾的旗号贪赃枉法收受贿赂,他建议先劫了这赈灾的一万两黄金,这时皇上一定会派“御猫”展昭来调查此事,到时几人以逸待劳,事情就容易的多。老二韩彰去找他舅舅借迷香,徐庆和蒋平继续往前走,几人约定在东京汇合。

走到半路徐庆不走了,要在这山上打野味吃肉。他和一个胖姑娘姑娘同时逮住了一只野鸡,两人都说野鸡是自己逮住的,为此争的面红耳赤,徐庆叫她肥婆激怒了胖姑娘,两人一番较量,最后徐庆打不过被胖姑娘举起来扔到草地上,最后带回去捆到了自家树上。蒋平在路上等了半天没见徐庆,只得去找,却只看到了徐庆的一只靴子和一个弹珠。

蒋平来到山下一处宅子,一问才知道是自己敬仰的沙老将军的府邸,立马找人通报。蒋平向沙老将军说了自己兄弟被绑一事,原来绑了自己兄弟的是沙将军的女儿秋葵,沙将军连忙命女儿放了徐庆。晚上因为徐庆呼噜声音太大吵的蒋平睡不着,出来散步时碰到了同样没有入睡的沙将军,蒋平趁机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他认为徐庆是一个英雄好汉,秋葵巾帼不让须眉,两人性格般配不如结成姻缘,沙将军正担心自己的女儿粗俗无礼嫁不出去,两人一拍即合,但是说服徐庆和秋葵的任务就交给蒋平了。

第二天蒋平去找徐庆,吓唬他说秋葵因为他叫她肥婆,影响了她的名声,以后见一次就把他吊在房梁打一次,徐庆见识了秋葵的功力已经服了,在蒋平的连哄带骗之下同意了。然后他又以嫁给徐庆可以带她闯荡江湖为诱饵凭借三寸不烂之舌说服了秋葵。

||第5集@@庞昱强抢民女亚兰白玉堂救亚兰@@

在陈州,庞昱奉旨赈灾,但是他不但不顾百姓生死,贪赃枉法还带着手下去打猎。

在打猎回来的路上遇到从山东到洛阳投奔亲人的金亚兰母女俩。庞昱见金亚兰生的十分标致对她起了歹念,派他的手下庞旺带人去抢。金亚兰虽是一介女子,但是武功高强,庞旺眼看庞昱的命令无法完成了,令人绑了金亚兰的母亲,金亚兰只得放下武器束手就擒。庞旺的手下准备杀了金亚兰的母亲,被路过的白玉堂撞见,白玉堂得知庞昱抓走了金亚兰十分愤怒,准备去营救金亚兰。白玉堂将这两个贼人杀了救下了晕倒的亚兰母亲,但是老太太伤的太重,喊着亚兰的名字闭上了眼睛。

金亚兰被抓到庞府,庞昱软硬兼施,金亚兰誓死不从。庞昱使出下三滥手段,让府里的郎中配了催情酒,郎中被人叫去喝酒,丁月华趁人不在偷偷将酒换了,催情酒被郎中的老婆喝了。庞旺去郎中的家里取酒,郎中夫人已经喝下了药酒,看到庞旺意乱情迷,庞旺见她如此放荡也把持不住自己。

庞昱看自己无论如何软磨硬泡,金亚兰就是不服,于是使计说只要她与他连饮三杯,他就会为她母女备好盘缠送他们上路,亚兰看出他的计策,誓死不从。庞昱刚要强行灌酒,白玉堂冲了进来,庞昱大喊抓刺客,而这时白玉堂已经闪身离开了。庞昱立马派人追捕。郎中听到风声赶紧回家,此时他的老婆正在跟庞旺偷情,庞旺见郎中回来躲到了床底下。

庞昱的人到处搜查白玉堂的下落,搜到郎中家里的时候在床底下搜到了衣衫不整的庞旺。在百花楼里,白玉堂趁府里的人都去搜查救出了金亚兰,但是没走多远就被庞昱的人拦截并包围了。

||第6集@@白玉堂三人商量对付庞昱展昭流连赌场@@

白玉堂和金亚兰被庞府的官兵围住,庞昱的手下邓教头劝白玉堂与庞昱联手对付展昭,白玉堂懒的听他多说,也不想与这些鼠辈有关系,庞昱调来弓箭手围攻他们二人,眼看已无脱身之路,这时丁月华挟持了庞昱的儿子出现,要庞昱放掉白玉堂和金亚兰。庞昱为了自己儿子的安全,只能放三人出门。但是三人刚出门口,庞昱派的人就追了上来。在树林里,丁月华让他们二人先走,自己去拦住追兵,但是白玉堂却坐在地上看热闹,最后两人联手打退了追兵。

金亚兰的母亲去世,她在母亲墓前哭泣不止。丁月华说让白玉堂收留金亚兰,白玉堂觉得孤男寡女两人同行多有不便,一万个不愿意,但是为了保持自己的大丈夫形象,再加上丁月华的激将法,白玉堂只好认了。金亚兰不想连累两人,他要亲自去找庞昱报杀母之仇,被丁月华劝住了。

几人商量着只有找到庞昱的罪证,将他送上衙门接受审判才能还被他残害的百姓一个公道。亚兰说出了自己在庞府听到的消息,庞旺押送给庞妃大寿的寿礼实则是将收受的贿赂送到东京,白玉堂想直接劫了这笔银子但是丁月华认为如果这样的话他们就会被当做盗匪被全国通缉,她建议将这个消息告诉开封府包大人,只有他才敢公开审判皇亲国戚。丁月华先行一步去通知开封府。

展昭告诉包拯,他今后要以沈仲元的身份行走江湖,原来这沈仲元是与展昭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包拯明白了展昭的意思,劝他们要小心行事。

展昭连日来流连赌场,仅仅几日就输掉了身上的银子还借了五百两高利贷,利滚利已经有两千两,而且欠债不还。田员外拿着银子和银票来找展昭说要跟他交个朋友,展昭知道里面一定有隐情,原来兰高县刘老汉欠田员外家的钱无力偿还就将自己的女儿送到田府当三年的丫鬟,但是却在半年以后跳河自尽,而当地的县衙判定她为自尽。刘老汉不服,于是案子到了开封府。展昭从师爷处知道了刘老汉的女儿生前怀孕了而且尸首上一身的伤,问起田员外,却支支吾吾,只想以钱财贿赂展昭摆平此事。

||第7集@@展昭苦肉计入庞府白玉堂和蒋平等人汇合@@

丁月华提前给白玉堂和金亚兰订好了房间,但是却只给他们定了一间,白玉堂很无奈,可是看到丁月华的信,为了方便行事也只得如此。晚上金亚兰坚持睡在地上,看白玉堂因为蚊虫睡不好,起来给他扇扇子,就这么靠着床边睡着了,白玉堂醒来后两人十分尴尬。

展昭答应了田员外帮他摆平杀人一事,于是在路上截杀原告,被王朝马汉等人全力擒拿,这一幕被庞太师的姑爷看到了,与庞太师商量将展昭收为己用。开封府升堂审理此事,展昭被痛打四十大板,田员外看情况不妙全都招了。两人被判斩刑。在刑场上,关键时刻,庞太师和庞妃求来的皇上的圣旨到了,命包拯对展昭从轻发落,展昭逃过死刑。

庞太师送给展昭一处宅子并两个从江南买来的女子,展昭向庞太师表明了自己的投靠之意。庞太师想要展昭去陈州帮庞昱,展昭表示在所不辞但是提出要以沈仲元的名字行事。

庞太师让庞昱将搜刮来的民脂民膏打着为娘娘送寿礼的名号大摇大摆的运往汴州,并派各州县沿途护送。

丁月华来到开封府得知展昭已经投靠了庞太师想找展昭问个清楚,但是展昭却避而不见,丁月华只得夜入开封府向包拯禀明了寿礼入京一事,包拯十分气愤,决定一定要彻查此事。

庞昱派人张贴了缉拿白玉堂的告示,被蒋平看到才知道白玉堂也来了陈州,晚上两人不约而同的来到皇亲花园打探消息,却不想庞昱已经提前设了埋伏,两人被包围。这时后院起火了,原来是展昭做的,三人打出皇亲花园。白玉堂一看原来是赵雄,但是蒋平一眼就认出这是江湖上人称小诸葛的沈仲元(展昭假扮的)。几人商量着如何处理庞昱要送入京的一万两黄金,沈仲元说自己会混入招贤馆打探消息并及时通知二位。

||第8集@@丁月华向亚兰表明女儿身四鼠商量劫寿礼瞒丁月华@@

在客栈里,金亚兰想起与白玉堂相处的点点滴滴心神一片荡漾,这时丁月华来了,问两人是否已经有儿女私情,金亚兰否认了。但是古灵精怪的丁月华假装自己要追求金亚兰这个窈窕淑女挑逗金亚兰,金亚兰气愤的表示自己的心里已经有人了,就是白玉堂。丁月华露出了自己的女儿身,但是要求金亚兰一定要对白玉堂保密。

蒋平和白玉堂对女扮男装化名岳华的丁月华的身份产生了怀疑,因为他们从来不知道江湖上还有这么一号人,而且她建议让开封府来处理寿礼的事情,那说明他很有可能是开封府的人。而蒋平十分不甘心银子落入官府的手里,因为他觉得即使充入国库最后也会被贪官所得,于是与白玉堂商量着在开封府劫官银,神不知鬼不觉,还能避免银子再次落入贪官的手里。

白玉堂让其他人先行出发去开封府,自己留在陈州打探消息,但是他已经是官府悬赏通缉的人犯,留在这里肯定不安全,所以只得由蒋平留在陈州,亚兰女扮男装和白玉堂丁月华去和其他人汇合赶往开封府。

蒋平扮成一个唱道混入陈州,从沈仲元那知道酒坛子里没有装黄金,运送酒坛子就是一个幌子。回来以后与其他三鼠商量着不把这个消息告诉丁月华,让开封府和庞太师鹬蚌相争,最后这笔黄金就可以落到他们这些渔翁手里了。韩彰担心这事会对包拯不利,但是蒋平觉得皇上是宠包拯的,这事不会对包拯造成什么影响。

丁月华从开封府回来以后,告知四鼠包拯怀疑这些酒坛里没有装黄金,这只是他们的一个计策,四鼠没有想到包拯想事如此周全,但是蒋平还是凭借三寸不烂之舌打发了丁月华。

||第9集@@包拯中计下牢黄金被四鼠劫走@@

丁月华飞鸽传书通知包拯黄金就装在酒坛里,包拯得了消息带着王朝马汉张龙赵虎在汴梁城门口截住运送队伍要打开查看,庞府的庞旺等人阻止包拯,庞太师的姑爷孙荣得到消息赶来阻止,对包拯出言不逊,加以威胁,双方刀剑相向。庞太师得知消息也来了并放言谁敢动娘娘寿礼就从他身上他过去,就在胶着的时候,皇上的圣旨到了,请庞太师和包拯前去进宫面圣。

两人在皇上面前各执己见,庞太师说十八坛贡酒是庞昱送给娘娘的三十寿诞的寿礼,而包拯坚持酒坛里装有非法得来的一万两黄金,皇上劝包拯停止搜查,但是包拯以辞官要挟皇上,皇上龙颜大怒,命包拯彻查,但是如果没有的话不会放过包拯。包拯命人打碎了所有的酒坛但是没有发现任何的黄白之物。皇上大怒,包拯请罪,再加上庞太师一党的添油加醋,皇上将包拯打入大理寺。

回到太师府,庞太师问庞旺为什么没有黄金,原来庞昱知道包拯一定会出来捣乱,所以酒坛装黄金只是幌子,真正的黄金由邓教头带领一群江湖人士押送。庞太师大笑,赞庞昱有进步。押送队伍在路过一个三岔口的时候,四鼠已经在那里埋了炸药并迷药,押送黄金的人被迷晕,四鼠并秋葵趁机偷走了黄金。等大家都醒过来以后,才从邓教头处得知押送的是万两黄金,在展昭的挑唆下,众人都感觉自己受骗了。邓教头急的不知如何是好,展昭给他出主意,黄金肯定是追不回来了,而庞昱也不可能放过他,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重闯江湖,邓教头慌乱的带着十几个兄弟骑马走了。剩下展昭和几个人有家不能回,又犯过事,没了庞府这棵大树无处可去,展昭想到了一个好主意,与大家商议。

||第10集@@得知包拯入狱五鼠闹东京救包拯@@

庞昱得知包拯中计被皇上打入大理寺正洋洋得意,展昭率剩下的几人回来了,说黄金不见了而与黄金一同不见的还有邓教头并十几个兄弟与他交好的兄弟,还污蔑邓教头说庞昱的坏话,似乎早有此打算。庞昱大怒。

四鼠在回去的路上开心的商量着如何处理这一万两黄金,开玩笑说要早日娶妻生子,才对得起列祖列宗。四鼠路过一个酒店,要了酒菜,边吃边聊,却从一个曾姓老伯嘴里得知包大人因为寿礼一事被打入死牢。四鼠听到这个消息很愧疚,因为是他们劫了黄金,却是包大人因此受到惩罚,几人再没心情喝酒,赶紧结账走了。

白玉堂想要劫狱救出包拯,被蒋平拦住,因为那样即使救出了包大人他就不是那个为百姓伸冤的包大人了。他建议去闹东京,把东京搅个天翻地覆,让皇上无法只得放出包拯。丁月华处告知展昭已经投靠庞太师,白玉堂说这下可以不用顾着包大人的面子跟展昭撕破脸皮了。

蒋平来汴梁找到了他的朋友黄老板,专门卖河豚给庞府的,听说蒋平是来汴梁救包大人的,愿意助他一臂之力,两人商量了计策。黄老板给庞府送河豚的时候,告诉了府里的人解河豚之法就是喝人中黄或马尿,庞太师的侄子不以为意。

蒋平和韩彰徐庆夫妇潜入庞府的寿宴。在寿宴上庞太师亲自宴请这些小官吏,官员们纷纷向庞太师敬酒,徐庆和蒋平因为担心暴露身份不敢去敬酒。这时,水煮河豚这道菜上来了,众人担心河豚中毒不敢吃,庞太师为了证明河豚没毒率先盛了一大碗,大家见状纷纷动筷子吃。徐庆顾意装作吃河豚中毒了,将寿宴闹了个天翻地覆。

||第11集@@徐庆蒋平大闹太师府白玉堂夜闯皇宫@@

徐庆装作吃河豚中毒,这时所有人都开始肚子疼,有了中毒的症状。庞太师的侄子想起了黄老板说的喝马尿能解毒,庞太师虽然觉得污秽,但是保命第一,立马命人取了好多马尿来,庞太师第一时间喝了一碗,那些小官小吏为了活命也争先恐后的喝。徐庆见此被逗得哈哈大笑,庞太师才知上当,徐庆和蒋平大闹寿宴。

白玉堂来到后院找展昭一较高低,但是展昭扮成了一个戏子,两人交手,展昭故意花拳绣腿,白玉堂无奈,离开太师府。但是刚走出太师府才琢磨过来自己受骗了。回来告诉其他三鼠几人再回去已经人去楼空。

孙荣告诉庞太师昨日大闹太师府的是五鼠,下令赶紧报官。这时庞旺从陈州赶来告诉庞太师万两黄金被邓教头和五鼠里应外合劫了,庞太师大惊。孙荣建议让皇上把包拯放出来,让他和五鼠斗个你死我活,他们坐收渔翁之利,被庞太师否决,毕竟好不容易把包拯打入大牢。

由于蒋平和徐庆大闹太师府惹出了祸端,丁月华责怪他们太鲁莽,与白玉堂吵了起来,甚至动手打了起来。

庞太师担心斩草不除根会留后患,让庞妃极力怂恿皇上杀了包拯以绝后患,但却从庞妃处得知陈琳在力劝太后为包拯说情而且皇上还赏了他一颗百年人参,于是两人商量着除掉陈琳。庞妃派郭安将一壶酒放到陈琳府里,这壶酒是人参酒八反之首,喝了人参酒再喝它不出几天就会不治身亡。这些话被潜入皇宫的白玉堂听见,白玉堂杀掉郭安又绑了帮郭安办事的太监,并在忠烈祠题诗。

第二天皇上忠烈祠上香的时候看到上面的字词大为震怒惊,再听到太监郭安被杀的消息更为震怒下令彻查。

||第12集@@包拯被释放破案卢方进城找四鼠@@

庞太师得知有人夜闯皇宫,觉得此人与大闹太师府的人是一党的,希望皇上能彻查此事。但是文大人建议应该把包拯放出来破案,如果案子破了包拯可以将功折罪,如果没有查出来就两罪并罚,皇上同意。

五鼠得知包拯被放出来了大大松了一口气,白玉堂更是洋洋得意,觉得是自己大闹皇宫的功劳,但是当他们得知包拯被放出来的实情以后个个愁眉不展。

包拯被放出来以后和师爷几人商量着先找到五鼠,师爷命王朝马汉张龙赵虎四人分头行动,要找到五鼠的行踪并及时通报。丁月华认为应该让五鼠去大闹陈州,这样皇上就会让包拯去陈州破案,包拯就会查到庞昱在陈州收受贿赂,欺压百姓的罪证,如此事情就好办多了。

王朝马汉在花庙上遇见一个叫严齐的恶霸强抢民女,两人刚要上前教训他,这时一个彪形大汉出手将女子救了下来,原来此人是来找四鼠的卢方。卢方与严齐打起来,却在打斗过程中严齐被他的手下失手打死。这时来了一批官差以为杀人者是卢方要将他带走,王朝马汉佩服卢方的英勇仗义把他请到了开封府,开封府的师爷一眼就认出了卢方。卢方听到四鼠闯的祸十分气愤,一定要让他们好汉做事好汉当,绝不能连累了包大人,包拯放了卢方让他去找四鼠。

卢方出来以后也不知道四鼠在哪里,丁月华将他们的住址透露给了卢方。

亚兰看到了卢方被押到开封府回来告诉了四鼠,但是白玉堂不在几人也没有主意,急的在院子里转圈,最后韩彰和徐庆实在担心大哥卢方的安全,冲出院子,蒋平担心两人鲁莽留下亚兰也追了出去,卢方找来却与去找他的三鼠擦肩而过。

三鼠和秋葵闯进开封府,徐庆不幸被捕,秋葵为了救徐庆也被抓进了开封府。韩彰和蒋平逃了出来。

||第13集@@四鼠进开封府包拯查夜入皇宫案@@

徐庆还以为他大哥卢方被开封府杀了,却不知闹了一个误会,得知他们已经放了卢方,徐庆要马上离开去找老大。但是王朝以卢方给他留下了两坛好酒为由留下了徐庆和秋葵两人。几人摆宴喝起酒来。

卢方等三鼠回来以后,觉得包大人不会对徐庆两人怎样,于是跟他们商量去开封府自首,白玉堂不同意最后把卢方气走了,原来这是几人的计策,不想让卢方牵扯到这件事里连累了他。

卢方出来以后想起自己在开封府夸下的海口,一定会把四鼠带回去,现在这样没脸回去见包拯,又觉得自己不能保护自己的兄弟,再没脸活在世上。想着自己死了眼一闭就没什么操心的了,准备上吊却被担心他而追出来的蒋平拦下了。两人商量着和老二韩彰一起把白玉堂捆住交到开封府自首也比被开封府抓住的好。却不想他们的计策被不远处的白玉堂听得清清楚楚。白玉堂回来以后和韩彰原原本本的说了此事,韩彰向白玉堂表示自己一定不会背叛他,但是白玉堂说自己现在不相信任何人,韩彰一起之下扭头走了。白玉堂来找金亚兰并交给她一封信让她带给丁月华,亚兰知道他是故意气走韩彰现在又要支开她。

包拯查太师府之人被杀一案,向皇上陈述自己所查,两人是被太师府内不会武功之人刺死,只要找太师府的人来一问便知,案件刚有点眉目。皇上下令太师府的案子先放一放让包拯彻查有人夜闯皇宫之事。

庞太师回府以后又气又怕,这时孙荣进来告诉他五鼠现在就在开封府内,庞太师大喜一面命人包围开封府一面进宫禀告皇上。皇上得知以后传包拯进宫见驾并让庞太师去开封府稽核,庞太师不敢与五鼠正面冲突,皇上只得派两队御林军跟着。

包拯接到皇上的圣旨以后让四鼠赶紧离开然后立马进宫去面圣了。

||第14集@@三鼠面见皇上献艺获封庞太师设计让五鼠窝里斗@@

包拯奉旨觐见,皇上问起五鼠,包拯如实告诉皇上,是三鼠卢方徐庆和蒋平三人,并已查明,大闹太师府的是徐庆和蒋平,但是他们并没有杀人,已经被杖责五十大板驱逐出京,而夜闯皇宫,在祠堂题诗和杀害郭安的是白玉堂一人所为,等抓到他以后会另行处置。皇上让包拯带三鼠进宫展示一下自己的技艺。

包拯回到开封府让三鼠赶紧走,因为此去吉凶难料,但是三鼠向来以义行事,绝不能自己先走陷包拯于危难之中。

庞妃在皇上面前进言五鼠犯下的罪,桩桩件件都是死罪,皇上表示蒋平和徐庆罪不至死,已被包拯处置,而私闯皇宫杀害郭安为白玉堂一人所为。

第二天包拯带三鼠进宫,皇上让三鼠一一献绝技,卢方将桅杆上的旗帜解开,徐庆缩骨功了得,不费吹灰之力从捆绑在身上的铁链挣脱,蒋平说自己水里功夫了得,皇上命人取来金蟾,说金蟾是祥瑞之物,让蒋平一定要小心,然后将金蟾放入河中,蒋平跳到水里逮到金蟾以后发现它已经死了,意识到有人暗算他,计上心来。上岸以后将金蟾丢到庞太师身上,庞太师惊慌失措把金蟾扔到地上。蒋平向皇上禀告说庞太师把金蟾摔死了。庞太师跪地请皇上饶命。包拯得知金蟾在水里就已经死了以为皇上起了杀机,命三鼠赶紧离开。

皇上看三鼠武艺不错,封三人为六品带刀侍卫任职开封府,并让他们寻找韩彰和白玉堂,几人不想做官纷纷拒绝。私下商量拍屁股走人,但是又不能陷包拯于不义。王朝认为,他们做江湖义士可以除暴安良,做官也可以为民做主。几人决定留下来。

孙荣向庞太师进言,可以放出话去说皇上封三鼠为官是为捉拿其他两鼠让他们在窝里斗,而且他们还有“御猫”展昭。

白玉堂在一个酒家听到他的三个兄弟被封官而且是为抓捕他和韩彰的,心里很不痛快。

||第15集@@皇上准包拯去陈州抓白玉堂庞太师命人打白玉堂旗号在东京行凶@@

三鼠商量着如何能把包拯去陈州调查庞昱贪污的案子,蒋平建议让白玉堂在陈州闹个天翻地覆,逼皇上让包拯去陈州查案,但是又担心现在白玉堂就在东京,如果被抓住会罪上加罪。其实白玉堂已经在外面听到了他们的谈话,知道了他们的计划。王朝通知丁月华去追蒋平找韩彰。

孙荣找来人称白蝴蝶的晏飞,并让他去陈州,继续做他的采花淫贼但是要留名为展昭。

早朝上,有大臣弹劾包拯,说他还未逮捕私闯皇宫的白玉堂,一定是包庇,请皇上让包拯入狱,另派贤能抓捕逃犯。包拯说已经查明白玉堂已经逃往陈州,请求亲自前往陈州缉拿嫌犯白玉堂,虽然庞太师一党极力阻止,但是包拯巧言善辩最后还是得到了皇上的允准。

庞太师赶紧来找庞妃相商,庞妃说放出话去就说白玉堂就在东京而且还在作案,庞太师和孙荣茅塞顿开,立马叫人将沈仲元等江湖中人请到东京来。

庞旺从陈州赶来禀告庞太师说白玉堂已经到了陈州,而且已经连续两天潜入皇亲花园杀了好几个人,并放言要取庞昱的人头,吓的庞昱如厕都要好几个武林高手陪着。

韩彰去给父母上坟,路过采桑镇听说镇上来了一个采花贼,已经害死了三个黄花大闺女,政府也不作为。韩彰听到后决心要将此事管到底,并向自己在当地的亲人打听了此事。蒋平来找韩彰,担心他不会见他于是就投宿到了一个道观,却听一个道士说自称展昭的人在道观里胡作非为,并行不轨之事,蒋平决定一探究竟。

孙荣命沈仲元和另外两个武林中人负责杀人,而且是与庞太师交好的府中之人,并留名白玉堂。沈仲元与另外两人商量三个人分次行动,这样也好赏罚分明。

第二天,庞太师向皇上禀告说白玉堂就在东京。

||第16集@@包拯逮住东京的“白玉堂”丁月华中毒@@

公孙策认为行凶者肯定不是白玉堂,因为白玉堂知道他们的计划,他肯定不会来破坏。一定是庞太师的一个阴谋,为的就是阻止包拯去陈州。公孙策建议将他们几人兵分两路,一路赶去陈州和白玉堂汇合,将皇亲花园闹个天翻地覆,这样庞吉不得不承认白玉堂就在陈州。

夜里,王朝意外的劝每天办公到二更的包拯早点去休息,包拯很意外,原来王朝觉得最近京城许多府第都有人被杀,担心包拯的安全,包拯让他们放心保护大家的安全,自己依然办公。王朝出来以后,感觉院里有人,跟到僻静处却发现是用沈仲元身份的展昭,两人商量好第二天行事的计策。

第二天早朝,又有官员的小妾被“白玉堂”所杀状告到御前,庞太师一党趁机以包拯包庇犯人办事不利为由请皇上革职查办,另选贤能。但是有人担心这样的大案除了包拯没人能办好。孙荣毛遂自荐,皇上答应再给包拯三天时间,不然就交出开封府的官印。

夜里沈仲元奉庞府之命来某府第杀人,但是他已经提前与王朝等人商量好,等他的同伴在外面放哨的时候,金亚兰来将他擒住,而王朝等人已经在府内埋伏下来,与沈仲元缠斗了几个回合便放他走了,这时卢方带徐庆和秋葵来客栈捉拿另一人。两个所为的江湖人士落网。

晚上,韩彰跟踪采花贼来到观音庵,晏飞欲对尼姑用强,被韩彰阻拦,两人打斗起来,韩彰不敌晏飞,眼看就要被斩刀下,丁月华赶来从后面袭击晏飞,晏飞号称自己是展昭被丁月华识破,两人打得难舍难分,追赶晏飞而来的蒋平也来了,晏飞见敌不过,使出毒计射到丁月华身上一根毒镖逃了。

韩彰徐庆两人赶紧带丁月华来到韩彰的表婶家,韩彰的表叔看出丁月华是女子,但是她中毒太深,他只有三到五天的时间可以拖住,但是不能治愈,他觉得这毒出自鹅峰堡纪家所为,韩彰和蒋平听后马上赶往鹅峰堡。而这时,晏飞也赶来鹅峰堡,想提前阻止他们拿到解药。

原来晏飞是鹅峰堡的徒弟,但是后来却做了采花淫贼,晏飞讲明来由,并警告他的师父师母不能给来人解药。老两口的女儿赛花回来了,老两口想要拦住晏飞却被他杀害,赛花也中了毒镖。

||第17集@@韩彰赛花结连理蒋平识丁月华身份献殷勤@@

晏飞正欲对赛花不轨,徐庆和韩彰赶到了,双方缠斗起来,晏飞见敌不过逃了。两人没有恋战,救人要紧。韩彰将赛花抱到屋里发现纪强夫妇已经死了,两人赶紧在屋里找解药却一无所获。韩彰想着赛花可能是两人的女儿,如果那样把她救醒就能有解药了,她用嘴将赛花身上的毒血吸出来自己中毒倒下了。赛花醒了看自己的父母已经死了伤心欲绝,蒋平顾不上这些赶紧跟赛花要了解药,赛花知道原来是韩彰冒死救的自己,赶紧找出解药给韩彰服下。蒋平拿了解药本想赶紧回去给丁月华服下,走到门口却觉得便宜不能让韩彰一个人占了,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自己也喜欢,于是借口担心韩彰的伤势又折回来了,并帮着赛花收敛了她父母的尸体。韩彰让蒋平赶紧去给丁月华送药,但是蒋平又借口怕晏飞折回来,他受伤了抵挡不住要韩彰去送解药自己留在这,但是最后赛花表示自己有办法对付他,蒋平看自己怎么都插不进去两人中间只得悻悻的走了。

包拯查明了两个罪徒的来历,禀达圣听,两个贼子是庞昱从陈州派来的,包拯请旨前往陈州,一是抓白玉堂,另一个是逮捕在逃的沈仲元。皇上并没有立即降旨,而是说先处理好着两个贼子再议。

在纪强夫妇的葬礼上,他们的邻居撮合赛花和韩彰,韩彰担心自己浪迹江湖没有固定的住所,但是赛花却愿意做牛做马都跟着他,韩彰心里也是欢喜,于是两人就结为连理。

蒋平带着解药回来,韩彰的表叔周老伯让自己的老伴去敷药,蒋平一头雾水,为什么医术好的周老伯不亲自去呢?最后从周老伯嘴里得知原来丁月华是个女子。蒋平一听就来劲了,回屋把自己收拾干净了,去丁岳华的屋里对她大献殷勤,月华觉得他今日不太正常,却原来他早就知道了自己的身份。月华趁他大献殷勤之际要他保密。

||第18集@@徐庆夫妇来采桑镇找人闹笑话丁月华先行蒋平欲追受阻@@

周老伯进来说应该让丁月华多休息,蒋平紧张的站起来准备去给丁月华炖鸡汤,周老伯已经准备好了,又要炖鱼汤,她现在的身体又不能吃鱼汤,蒋平有点不知所措。

王朝赶来告诉三鼠说皇上已经同意了包拯赶去陈州,但是现在三鼠都不在,蒋平和韩彰一直没有回来,他们担心庞太师等人会狗急跳墙,仅凭他们几个人应付不来,于是几人商议着让让老三和秋葵去桑花镇找老二和老四还有丁月华,但是卢方不放心老三,千叮咛万嘱咐让秋葵看好了徐庆别让他喝酒,然后二人出发了。

丁月华出来散步,蒋平拎着一条鱼来了,见此让丁月华赶紧进屋,外面风大,蒋平的大献殷勤让丁月华哭笑不得。

徐庆和秋葵来到桑花镇,打听韩彰和蒋平的下落,徐庆见人就问有没有见过他的二哥和四弟,野蛮的样子把路人都吓坏了,秋葵接受教训对人礼貌的作揖并问有没有见过她的二哥和四叔,但是别人并不知道她的二哥和四叔是谁,有几个路人调戏她说她像男人想疯了,说她肥,被秋葵狠狠的家训了一顿,这时出门要回家的周老伯路过,知道他们是来找韩彰和蒋平的便带着两人来到他家。

韩彰带着赛花以儿媳妇的身份来祭拜自己的爹娘。

秋葵见到了丁月华赞他一表人才,直呼自己十分喜欢他,徐庆在一旁吃醋,两人拌起嘴来。

丁月华建议现在赶紧上路去开封府,徐庆和蒋平打算再住一晚,两人都有自己的打算,徐庆想着喝点小酒,蒋想在跟丁月华多待一天,但是开封府的事更着急,于是让蒋平留下等韩彰,他们三人先行,蒋平虽然不情愿但是还拗不过丁月华,只得拜托徐庆多多照顾送他们走了。

蒋平无精打采的回来看到韩彰回来了赶紧要拉他上路,好追上丁月华,但是韩彰死活不去开封府当官,自古黑白不一道,赛花父母的仇自己单独给她报,但是赛花劝他自己报仇是滥杀朝廷内官,而与开封府合作就是为朝廷除害。周老伯看出蒋平的心思,帮着一块劝韩彰,韩彰终于同意了第二天出发,蒋平欲哭无泪。

||第19集@@包拯被陷害丁月华韩彰夜闯皇亲花园@@

几人行到汴梁城外,韩彰不愿意马上进城,一定要包拯亲自派人来向他保证不会让他当官他才会进城,蒋平无奈只得提前去开封府禀报,路过一个酒家,在里面喝酒的时候,一个乞丐模样的老伯来到酒家,店小二要赶他走,但是蒋平拦下了。一打听才知道这老伯的遭遇,原来老伯原来在仁和县做一官职,但是遭包拯的侄子包三公子陷害无家可归流落街头。蒋平让老伯去拦包拯的轿子伸冤,老伯道了谢便去了。但是老伯第二天却当街拦了大理寺卿文彦博的轿子,并递了状纸。

蒋平来到开封府向包拯传达了韩彰的意思,于是卢方带人前去。韩彰带赛花来到开封府,几人互相认识了,徐庆觉得他们这一趟出来收获颇丰,他和韩彰已经有了家室,白玉堂和金亚兰也已经有了眉目,现在就剩蒋平,蒋平站在丁月华身旁笑眯眯的说不急。

孙荣来到文彦博处,打听拦轿喊冤一事,说也有好几个状告包三公子的案子递到了太师府。向文彦博建议将此事直接禀告给皇上。

庞太师和文彦博在皇上面前说了此事,皇上龙颜大怒,以为是包拯的庇护包三公子才敢胡作非为。取消了包拯去陈州的决定,四鼠一头雾水,最后丁月华嘴里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包拯决定回避这个案子也不让别人插手。

丁月华建议几人兵分三路,让韩彰,赛花负责陈州,其余人负责东京,而她和金亚兰负责两处的联络。

丁月华和韩彰赛花深夜蒙面潜入皇亲花园,被皇亲花园早已埋伏好的府兵包围了,沈仲元与他们早就计划好了。他命府兵围而不攻,他去禀告庞昱看怎么处置。庞昱在府里坐卧不安,听到沈仲元说上次劫他儿子的人又回来了下令立马射杀,但是现在双方胶着,沈仲元建议他先躲一躲。

||第20集@@丁月华沈仲元谈心几人与白玉堂汇合@@

庞昱正在犹豫,这时韩彰的雷公弹炸毁了房门,沈仲元惊讶的说二鼠韩彰也来了,吓的庞昱赶紧躲到了密室,沈仲元出来以后,大喊抓住贼子重重有赏,几人听到后马上撤离。

为了逃避抓捕丁月华几人,沈仲元借口想要扮成普通百姓去打探一下贼人的下落,沈仲元说的头头是道,庞昱正不知所措,听后便同意了。

包三公子正在青楼里听曲儿,被大理寺来的人拿下了。

沈仲元扮成叫花子来到丁月华他们住的客栈要吃饭,店小二见他衣衫褴褛,怕他吃白食,要赶他走,沈仲元油嘴滑舌,店小二被激怒,两人动起手来。丁月华听到动静出来,沈仲元提起白姓公子和丁氏兄弟,丁月华大惊,两人相约河边见。

丁月华问沈仲元是否认识展昭,并说两人有婚约,沈仲元知道女扮男装的丁玉华就是自己的未婚妻,不由得回忆起了从前,当初丁月华比武招亲,展昭路过,在丁氏双侠撮合下,两人比武,他打败了丁月华成为了他的未婚夫,两人还交换了信物。丁月华说起她得知展昭被封为御猫,想来助他一臂之力,但是到了开封府才知道展昭已经背叛包拯投靠庞贼,她不相信展昭是这种人,于是想找到他当面问个清楚。沈仲元告诫丁月华不要误会展昭,有些事情并不是她听到的那样。两人商量着如何对付庞贼。丁月华想让韩彰和赛花混进招贤馆,与沈仲元一起摸清里面的情况,里应外合,扳倒庞贼。

韩彰和赛花来到松峰寺,却不想老五已经在等他们了。韩彰向白玉堂介绍了赛花,两人互相认识了。韩彰把现在开封府的情况告诉了白玉堂,白玉堂听了十分生气。就在这时,丁月华找来,白玉堂不想见她躲了起来。丁月华问起,韩彰说自己还没找到五弟,丁月华看出韩彰在欺骗自己,于是顾意使用激将法,说白玉堂现在肯定被庞府抓走了,要不就是害怕朝廷和官府的追杀躲了起来,果然,白玉堂听不下去按捺不住怒火自己出来了。

||第21集@@韩彰赛花成功打入皇亲花园@@

庞昱正沉浸在莺歌燕舞之中,庞旺进来禀告事情,庞昱说自己现在正在放松,没有重要的事不要打扰。沈仲元来了以后识趣的没有打扰庞昱,庞昱指着领舞的女子说要将她赐给沈仲元做姬妾,沈仲元以自己从小练的童子功为由拒绝了。庞昱虽觉得可惜,但是也无可奈何。

丁月华让韩彰赛花扮成兄妹混进招贤馆,与沈仲元一起做内应。白玉堂不解,丁月华解释说两人还未成亲,到时共处一室不方便,为了不让庞昱对赛花起歹心,就说赛花已经许配了人家。

庞昱问沈仲元在市井是否查到了什么,沈仲元说自己没有查到白玉堂和韩彰的消息但是听说包拯要来陈州,庞昱肯定的说包拯来不成陈州了。展昭建议在府里多招些人手,但是要过三关,一是亲戚朋友进来,进来以后要比武并暗中观察,三是给他们事看他们对庞昱是否忠心,庞昱将这事交给了沈仲元。

韩彰和赛花来到皇亲花园要求见沈仲元,被挡在门外让他们等,韩彰等不及了,与守门人打了起来。沈仲元和庞昱前来查看,沈仲元一看是二人向庞昱解释这是自己的亲戚。庞昱见赛花长得漂亮呵斥了守门人,并请两人赶紧进府,边吃边聊。庞昱问起两人赶往山东做什么,韩彰一五一十的说了,原来自己的小妹小时候许配给了郑府大公子,但是人家已经搬到了山东好多年没有联系了,眼看小妹长大成人了,于是想赶往山东去完婚。庞昱对赛花怀有不轨之心,哪里会让他们轻易离开,于是忙说自己派人去山东打听,打听到了再上路不迟,于是两人就趁机决定留在皇亲花园。

在宴席上,招贤馆的崔健建议以武会友,想邀韩彰二人表演绝技,其实就像给二人一个下马威。赛花表演手托菜盘,崔健在赛花的激将之下夺她手中的菜盘,却被赛花教训了一顿并打伤在地。庞昱看到了赛花的实力,更加珍惜。

||第22集@@庞昱试探韩彰二人包拯被陷害@@

庞昱特意问沈仲元韩彰的妹妹是否安定好了,并表明了自己的意思,他认为向赛花这样标致的女子就应该享受荣华富贵而不是嫁给那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郑家娃娃,他想让她永远留在自己的身边。展昭心里鄙视但是嘴上还说两人是天造地设的一双,但是这两个人来路不明,不知道是什么目的,于是想试探一下两人,庞昱同意了。沈仲元趁着去看两个人的时候商量好了计策。

当晚,当两人准备休息的时候听到外面大喊抓刺客,庞昱来到两人的住处外找了一个隐蔽之处偷偷查看。三人按照计划行事,杀了刺客。庞昱出来向赛花大献殷勤。

庞昱派常达个府兵前去山东,一定要将那个姓郑的铲除。这时沈仲元进来请罪说因为自己的馊主意导致招贤馆失去了两个兄弟,庞昱大笑,觉得就是因为他的主意才得到了两员大将。沈仲元建议让赛花去夫人跟前伺候,徐图日后。庞昱虽不情愿但是为了以后能让赛花心甘情愿的跟着自己也只能同意了。庞昱送给赛花一把削铁如泥的刀,让她保护夫人和小公子。

庞太师得知韩彰也去了陈州大惊,

晚上,庞昱夫人与赛花秉烛聊天,赛花得知,庞昱并不来夫人的房间而是在百花楼鬼混,韩彰也被人叫到百花楼去快活,这时丁月华和白玉堂闯入皇亲花园向确认韩彰二人是否成功潜入皇亲花园。并使用了雷公弹让皇亲花园之人以为韩彰来了。事成之后,丁月华前去开封府通报消息。

文彦博孙荣等人开审包三公子包世荣,包世荣吊儿郎当的说这些钱财都是他们自愿送的自己并没有要求,说话大胆,并说这一切都是包拯身边的包兴告诉他的,因为后面有相爷撑腰,官官相护所以并不担心。

||第23集@@真包世荣现身太后得知包拯被害出手相救@@

文彦博传包兴来问话,包兴一头雾水的来到堂前,与包世荣对峙,包兴从未见过包世荣也从未说过让包世荣在公堂之上,大人问什么说什么反正有相爷兜着的话,所以拒不招认,孙荣让人给他上了大刑,但是包兴死咬住不放。文彦博觉得事情可能有隐情,于是传了解差,解差是孙荣买通的,与包世荣串通一气,孙荣趁机说包世荣一事肯定是包拯在后面撑腰故应传包拯前来问话,文彦博决定将此事交给皇上定夺。

丁月华得知了京城的事情以后要赶紧回到陈州,蒋平也想跟着,但是开封府有更重要的事需要他,蒋平对她依依不舍,特意买了桂花糕追上去送给丁月华。

晚上,赛花用迷药迷晕了庞昱夫人进了密道,发现关在密道里的才是真正的包三公子包世荣。这时,庞昱带着为赛花打的金簪子过来准备讨好她,刚巧碰到了巡逻的沈仲元,为赛花赢得了时间,几个人正聊着,赛花出来了,庞昱赶紧递上了他为她打的金簪子并借口公务繁忙离开了。赛花告诉了沈仲元她在地道看到了真正的包世荣。

丁月华还没有回到陈州碰到了白玉堂才得知真正的包世荣被关在了皇亲花园的密室了,白玉堂想直接闯院救人,但是丁月华觉得应该先通知开封府一起商量。

庞妃在皇上面前谏言,问皇上打算如何处置包拯,并挑拨两人关系,说百姓只知包拯不知皇上。皇上十分失望,如果包拯这样的清官都贪赃枉法了,那大宋该怎么办呢?

太后从小禄子处得知了包拯现在的状况,包拯救过她的性命,她也相信包拯是清白的,太后试图救包拯,宣卢方让穿山鼠徐庆进入牢房告诉包世荣,让他承认他在外面胡作非为都是背着包拯干的。如果包拯保不住那么他也只有死路一条。

卢方回来与蒋平徐庆商量此事,蒋平觉得这事有太后兜着,就不怕闹大了,于是决定不告诉包拯。

||第24集@@徐庆私闯天牢被抓包拯被革职@@

蒋平和徐庆来到地牢外,蒋平让徐庆从下水道进入大牢,但是因为味道太难闻,徐庆死活不去,蒋平无奈只得以这是太后的懿旨,只要他办成这事太后就会赏他十坛酒,徐庆一听动心了,一再跟蒋平确认以后心甘情愿的钻进了下水道。

徐庆来到大牢,质问包兴为何私自去见包世荣,包兴说他压根就没见过包世荣。徐庆去包世荣的牢里找他却不想被孙荣暗算抓了起来。徐庆在公堂上抬出了太后,说自己是奉了太后懿旨,孙荣不惧,要给徐庆上刑,但是文彦博担心徐庆真的是太后的人,下令将徐庆关押起来,将这事禀告皇上后再做决断。

告御状的赵庆和解差郭宏被杀。朝堂之上,庞太师拿此事和徐庆私闯大牢一事做文章,说这两件事的幕后都是包拯在指使,皇上问包拯还有何话所说,包拯表示这几件事做的环环相扣,自己就是辩解皇上也不会相信,所以无话可说,皇上失望透顶下令包拯革职并驱逐出京。

回来以后,包拯问两人为什么没有与他商量就让徐庆去了大牢,秋葵得知徐庆被打入大牢,情绪十分激动,质问蒋平徐庆被关在哪里,蒋平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劝住秋葵。

皇上因包拯被废一事十分痛心,他不仅是大宋也是一千年来难得的清官,在他心里有着极其重要的位置,现在他被革职了,大宋该怎么办啊?这时太后来了,告诉皇上是她让徐庆去的,但是事已至此,如果现在这样说大家都会觉得他太偏袒包拯了。皇上劝太后说包拯绝非等闲之辈一定会将事情查个水落石出的,太后担心包拯无职无权,但是皇上认为这样正方便了包拯行事。

皇上没有处死包拯,庞太师担心他死灰复燃来找庞妃商量对策。

庞妃得知太后离开了,马上觐见问皇上为何不杀包拯?皇上暗示说包拯现在无官无职,随便一个平民都能杀的了他,庞妃洋洋得意的离开了。

王公公来传旨,将王朝四人也革职,并暗示他们要一路上保护包拯,几人谢过。

||第25集@@秋葵闯大理寺被孙荣陷害丁月华带金亚兰秋葵去陈州@@

庞太师和孙荣在府里商量着,过堂的是假的包世荣但是被斩首的要是真的包世荣,所以一定要把真的包世荣押到汴梁,蒋平和卢方被困在开封府,王朝四人肯定会保护包拯,而白玉堂韩彰听刀风声一定会赶来营救,到时候就可以将他们一网打尽。

丁月华从陈州赶来告诉包拯等人真正的包世荣被庞昱关在皇亲花园的密室里。包拯等人商量解救包世荣的法子,陈州的这些人都不能动,丁月华建议带亚兰和秋葵去陈州。包拯等人觉得可行。这时金亚兰发现秋葵不见了。

秋葵要去救徐庆,在路上与孙荣的护卫动起手来,孙荣听闻她要去找徐庆,于是故意激将说即使告诉她大理寺在哪她也进不去。秋葵不服。于是孙荣命手下带她来到了大理寺门口,秋葵照着孙荣跟她说的,说自己是文彦博的姑奶奶,守卫马上把她带进去,但是秋葵一见到文彦博就棍胁文彦博要他放人,这时孙荣假装听到消息赶来,装作无奈的样子不顾文彦博的生死令官兵抓捕秋葵。正在此时丁月华听到消息赶来,刀胁孙荣,金亚兰告诉秋葵徐庆不在大理寺,秋葵说明明是孙荣告诉她的,文彦博才知道是孙荣故意在你背后害他。丁月华等人挟持着孙荣上了马车,等到安全地带把孙荣扔下了车。

半路上,丁月华让蒋平停车,他们三人去陈州,蒋平依依不舍,同时又伤心,看丁月华对他不冷不热的样子难道还没看到他的心意?

常达回来了,并告诉庞昱他们在历城县找到郑登云并把他杀了,其实这个人只是他们编出来的。常达等人不过是想领个赏钱。沈仲元来找韩彰赛花告诉了郑登云一事,并商量好了接下来的应对之策。

庞昱心急的问沈仲元迎娶赛花一事跟他们兄妹俩商量的如何了,沈仲元表示他们同意了但是想先去山东找郑家当面退了婚再回来与庞昱成亲,庞昱只得让沈仲元多派几个人跟着。沈仲元以现在皇亲花园人手不够为由劝庞昱再忍一段时间,等抓住白玉堂等人可以多派一些人护送。

庞昱给沈仲元下了另一个任务,他的一个亲戚病了,但是陈州无法医治,所以需要他派十个护卫扮成商人护送进京,让太师找个太医看看。

||第26集@@韩彰带押送队伍去汴梁白玉堂与丁月华计划行事@@

白玉堂跟着皇亲花园的送信人来到客栈,晚上悄悄的拿走了他身上的信件,并从庞昱给太师的信里得知真正的包世荣将被押送到京。

沈仲元一连两晚到一处破庙留下了暗号,想将包世荣的消息给白玉堂让他带去东京,但是一直没有联系得到白玉堂。

庞昱问沈仲元是否已经安排好了明日的商队,沈仲元依然让常达带队,因为这种事一定要一个信得过的人,庞昱同意。

沈仲元和韩彰知道了庞昱的计划以后苦于联系不上白玉堂,消息传不出去,于是韩彰建议自己跟着商队前去汴梁,但是庞昱指明了要他俩负责皇亲花园的守卫,这事还得从长计议。

白玉堂拿到信以后,要赶去汴梁,路上碰到了往陈州走的丁月华白玉兰和秋葵三人,白玉堂告知了三人皇亲花园押送包世荣一事,几人商量在丁家村行事,丁月华看金亚兰殷殷地看着白玉堂假装与秋葵有话说给了两人单独相处的机会,但是白玉堂对金亚兰漠不关心的样子让她很伤心。白玉堂告辞又赶回陈州去打探队伍什么时候出发。

队伍出发前一晚,所有的护院一起喝酒,沈仲元来给诸位践行,并趁机在酒菜里下药,第二天要出发了,两个护院因为吃多了凉菜腹泻一整晚,现在人已经起不来了,沈仲元建议让韩彰带头,一方面他比较可信,另一方面又能趁机讨好韩彰兄妹,现在人手不够,庞昱只得听沈仲元的主意。

护送队伍行到丁家村的时候,韩彰与白玉堂接上头,两人商议了接下来的行事计划。

白玉堂得知护送队伍会在当晚请乐师演奏,于是与丁月华商量将金亚兰扮成舞女混进去,丁月华以自己从小被家人当女孩养为由要与亚兰一同扮成舞女,白玉堂还嘲笑他娘娘腔。白玉堂买通了给护送队伍演奏的乐师。

||第27集@@金亚兰丁月华迷晕庞旺等人白玉堂救出包世荣@@

白玉堂来到庞旺他们租下来的客栈,借口你说有一笔大生意要跟掌柜的谈,付了半锭黄金的定金,并与店家商量好了接下来的事情。

金亚兰和丁月华来到杨乐师家学习,白玉堂进门看到丁月华一身女装坐在那里弹琴唱歌打了个冷战,讽刺她阴阳失调。

庞旺吩咐常达等人设好酒好菜并请本地唱曲子的来助兴,要恪尽商人的本分,但一定要小心谨慎。晚上,庞旺大摆筵席,杨乐师带装作自己女儿的丁月华和金亚兰来到他们的宴会,庞旺看到金亚兰,想起了从前见过她但是又不确定,于是出手试探她,金亚兰眼看着庞旺出手却没有还手,庞旺这才相信了她。

金亚兰和丁月华给大家唱了一首,唱完以后,大伙都跟着起哄,韩彰见状拦住了众人,让亚兰和丁月华敬酒,并顺势将解药拿到了手,而这时酒壶里已经没有酒了,亚兰和丁月华去打酒的时候趁机在酒壶里下了药。

金亚兰敬庞旺酒,庞旺表示既然是敬酒自己怎能不喝,先让亚兰喝。敬酒之后亚兰和月华又唱了一首曲。早已在外面等候的白玉堂听到这首曲就知道她们二人得手了,于是秋葵在外面放哨,白玉堂进去打晕两个守卫救出昏迷的包世荣。

常达醒来以后发现大家都睡着了,知道着了道,赶紧叫醒了众人,庞旺叫人赶紧去追才发现马已经没了,急的晕倒了。庞旺醒来以后,愁眉不展,后几人商量着可以用信鸽送信到太师府,白玉堂等人劫了包世荣肯定是送去京城,而他们买到马匹最快也得明天了,要赶紧通知太师让他想办法阻拦。

白玉堂送到半路决定折回去,帮他们挡住追来的庞旺等人。

庞太师得知消息气急晕倒,醒来后决定斩掉假的包世荣,让包拯死无对证。

||第28集@@徐庆等人问斩二鼠劫法场包世荣进宫事情真相大白@@

庞太师求见皇上并向皇上进言说自己得到可靠的消息,韩彰和白玉堂已经潜入东京,一定会劫囚救徐庆等人。皇上听了下令派重兵把守大牢,让他们有去无回。但是庞太师建议直接将徐庆包世荣和包兴午门问斩,皇上得知这是庞妃的主意下了旨,并依庞太师之意,派文彦博监斩,孙荣副监。

丁月华几人行到一个镇子,决定绕过它找一个僻静之所休息。

庞旺带人找了马匹紧追不舍,半路中了白玉堂的埋伏损失了几人,但是庞旺阻止了大家去追,因为他们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追上包世荣等人。但是白玉堂一再骚扰,于是韩彰趁机自告奋勇带几个人留下来阻拦白玉堂给庞旺等人争取时间。韩彰与白玉堂杀掉了几个护卫以后,两人赶在庞旺等人前面做了手脚。庞旺等人在行进路上遇到路障,原是韩彰白玉堂在那埋了雷公弹和迷药,庞旺等人都晕倒了,白玉堂想趁机杀了他们,但是韩彰觉得他们现在已经对两人没有威胁了,杀了太残忍,于是两人打断了他们的腿,让他们醒了也无法追上包世荣等人。然后韩彰也假装晕倒,白玉堂依然回陈州。

丁月华等人到了陈州发现守卫在抓人,于是问了当地的老丈,从老丈嘴里得知今天城里要杀人,像他们这样的青年不但不让进城而且看见就抓。于是丁月华和大家商量好了对策。包世荣化妆成女子和金亚兰排队进城,秋葵用弹弓打守卫人引开他们让金亚兰带包世荣顺利进城。

包世荣到包拯他们入住的客栈见过包拯和夫人以后,包拯夫人带化妆成女子的包世荣进宫见太后,庞妃得到消息赶来但还是晚了一步,太后告诉了皇上实情以后,皇上怒不可揭,下令派人快马加鞭赶往西市口刀下留人,并将人发配大理寺重审。

这时在西市口,孙荣怕事情有变提前下令开斩,卢方和蒋平劫法场,刀胁孙荣,庞太师下令放箭,这时丁月华赶来胁迫庞太师让士兵把箭放下。就在这关键时刻皇上刀下留人的圣旨到了。

庞太师回来以后怕事情败露赶紧去找庞妃商议,庞妃听后在皇上面前哭哭啼啼,皇上只得先安抚了庞妃。

||第29集@@包拯奉旨去陈州庞昱得知要投奔长沙王@@

皇上来给太后请安,看太后正摘野菜,而且得知她这几天每天都是吃糠,大惊。太后力劝皇上让他下旨派包拯去陈州,灾民正等着他呢。皇上也正有此打算,于是下旨封包拯为钦差大臣让他去陈州抓捕韩彰白玉堂等人,并赐包拯尚方宝剑。

太师得知此事以后,想坚决不能让庞昱落在包拯的手里,决定要庞昱投奔长沙王赵珏,毕竟皇上现在也不敢拿赵珏怎么样,而赵珏也正在招兵买马,一定不会拒绝庞氏的投奔。

庞昱和沈仲元正商量着如何劝赛花跟了自己,下人慌张来报说庞旺回来了,大家都用板子夹着腿拄着拐来了,庞昱得知要他们护送的人被白玉堂抢走了暴跳如雷。

丁月华和三鼠商量去与韩彰沈仲元联络,蒋平想带丁月华一起去,但是扮成商人不行,书生也不行,卢方还是让他自己去,毕竟一个人扮成道士会方便一些。

庞昱收到太师的信,得知包拯会带着开封府的所有人马赶往陈州,太师让他去投奔长沙王,为了保守秘密,他只将此事告诉了沈仲元一人。

蒋平在破庙里留下暗号,韩彰看到以后与扮成道士在城门口唱道的蒋平接上头,蒋平从韩彰处得知庞昱要逃,去投奔长沙王。

丁月华和白玉堂取得联系,白玉堂得知三鼠是为帮助包拯才做官的,但是他依然不想与开封府有任何牵扯,二人约定每日在此接头。

回来以后,几人商量对策,因为将消息送到开封府已经来不及了,于是蒋平决定他跟踪信使,取得庞昱和长沙王的信,这样可以铁证如山,让庞昱等人罪责难逃,但是丁月华觉得这事白玉堂做最合适了,蒋平立马附和说白玉堂如果做成了这事就可以将功折罪。徐庆等人在一旁看着啧啧称奇,这蒋平成了丁月华的应声虫,蒋平自我调侃自己是跟屁虫。

庞昱将夫人儿子送上去东京的车,声东击西,掩人耳目。之后庞昱派沈仲元明日一早出发去长沙联络长沙王,为了不留证据让他口头传信。丁月华等人得知以后骂那庞昱奸诈狡猾,并决定明晚大闹皇亲花园先将庞太师和庞昱的通信拿到手。

||第30集@@五鼠大闹皇亲花园偷走书信庞昱制定金蝉脱壳之计@@

丁月华与白玉堂河边相见,告诉了他们的计划,白玉堂想一刀了结了庞昱的性命,但是丁月华觉得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一定要将庞昱交给官府。白玉堂讽刺丁月华小小年纪又不是官府的人,怎么一身官腔,丁月华无语,两人不欢而散。

赛花与庞昱说既然夫人已经走了,那么自己留在府里也没什么事了,请庞昱准许自己回招贤馆,但是庞昱以夫人房间还有很多贵重物品需要看护为由留下了赛花。庞昱要离开并借口府里晚上不安定要赛花相送,这时护院大喊有刺客,原来五鼠已经闯进了皇亲花园,庞昱赶到自己的房间确认了信件还在就拉着赛花进了地道。

在地道里,庞昱吹灭蜡烛大叫有刺客借机抱住了赛花,一会又假装自己看不见对赛花占尽便宜,并说两人早晚会是夫妻,地道里又没有人不必拘礼,要强吻赛花,赛花气急警告庞昱放尊重一点。

蒋平徐庆等人在院里与皇亲花园的护院厮杀,白玉堂悄悄潜进庞昱的住处拿走了他的书信。几人看得手了便撤了。庞昱回来发现书信不见了,暴跳如雷。

五鼠闹东京第11集剧情

查看详细>>
四鼠虽将寿宴闹了天翻地覆,但是这并没有起到实质性的作用,包拯并没有被释放。韩彪向去自首,但是蒋平觉得他们自首了,皇上会以为是包拯在控制着汴梁的治安,进而对包拯产生怀疑。开封府的师爷和王朝马汉等人得知劫黄金是五鼠所为,来到陷空岛与卢方讲明了前因后果,希望他能找到四鼠共同商议对策。

五鼠闹东京第10集剧情得知包拯入狱五鼠闹东京救包拯

查看详细>>
庞昱得知包拯中计被皇上打入大理寺正洋洋得意,展昭率剩下的几人回来了,说黄金不见了而与黄金一同不见的还有邓教头并十几个兄弟与他交好的兄弟,还污蔑邓教头说庞昱的坏话,似乎早有此打算。庞昱大怒。 四鼠在回去的路上开心的商量着如何处理这一万两黄金,开玩笑说要早日娶妻生子,才对得起列祖列宗。四鼠路过一个酒店,要了酒菜,边吃边聊,却从一个曾姓老伯嘴里得知包大人因为寿礼一事被打入死牢。四鼠听到这个消息很愧疚,因为是他们劫了黄金,却是包大人因此受到惩罚,几人再没心情喝酒,赶紧结账…

五鼠闹东京第9集剧情包拯中计下牢黄金被四鼠劫走

查看详细>>
丁月华飞鸽传书通知包拯黄金就装在酒坛里,包拯得了消息带着王朝马汉张龙赵虎在汴梁城门口截住运送队伍要打开查看,庞府的庞旺等人阻止包拯,庞太师的姑爷孙荣得到消息赶来阻止,对包拯出言不逊,加以威胁,双方刀剑相向。庞太师得知消息也来了并放言谁敢动娘娘寿礼就从他身上他过去,就在胶着的时候,皇上的圣旨到了,请庞太师和包拯前去进宫面圣。 两人在皇上面前各执己见,庞太师说十八坛贡酒是庞昱送给娘娘的三十寿诞的寿礼,而包拯坚持酒坛里装有非法得来的一万两黄金,皇上劝包拯停止搜查,但是包…

五鼠闹东京当前共有0条评论

    手机扫一扫轻松打开
    极品影视网